酥酥甜心

①不写长篇,只爱炖肉和傻白甜
②禁止改文,玻璃心误入
③又黄又甜,不爱虐,杂食动物

微博【酥酥甜心】

《野兽》

楼道里有些发光的灯光落在男人的肩头,衬出男人穿着西装一丝不苟的背影,精致的皮鞋踏在地上,在楼道里声音清晰,非常普通的下班时间,男人不疾不徐,灯光也随着他摇晃。

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睛里却带着笑意,脚步缓慢,仿佛很享受从楼梯到家门口的一段距离,从他的外貌和手里拿的东西不难可以看出,这个看起来禁欲又斯文的男人从事着什么样的职业。

"沈教授下班啦"

遇到了一层楼里打招呼的邻居,他友好又温和的冲人点点头,嘴上带着笑,这笑容仿佛就是他天生的表情一般,让人觉得友好,却又有些疏离,与邻居擦肩过,他脸上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走到家门口,从包里掏出钥匙,钥匙触碰锁芯的时候,他停顿了一秒,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溢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开了锁进了门,他把公文包放在柜子上,换了鞋,脱了西装外套挂好。

房间摆设皆是与主人气质相符合的复古风格,整个房间充满着木质色泽,一股子书卷气息,没什么特别之处,与想象中的一样,若硬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离门最远的房间里,似乎传来些许有些奇怪压抑的声音。

不过男人像是完全不当回事,没有第一时间进屋检查,反而是进了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穿着白衬衫,领带规规矩矩的男人,手上一块精致的手表,手里拿着杯子,抿了一口,睫毛低垂后睁开时眼神仿佛带上些与他气质不符合的兽性。

那间屋子里的动静越发厉害了,男人的水喝了一半,杯子没有放下,抬脚朝着房间走去,打开了房间,入眼皆是让人震惊,与客厅的古板又复古不同,屋子里的色情意味十足,墙上居然挂满了大大小小的调教道具。

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床上有个男人,浑身赤裸,四肢被铁链分开绑着,蒙着眼睛,嘴里塞着口塞,发出"呜呜"的呻吟,痛苦的扭动着身体,蜜色的皮肤泛着粉红,上面全是黏腻的汗水。

他仿佛是听到了开门的动静,身体更加激烈的扭动起来,铁链被晃动的咯吱咯吱响,男人从喉咙里传来的声音更加剧烈

"呃……呃…"

男人不急不慢的握着水杯走到床边,推了下反光的眼睛,嘴上带着些戏谑的笑容,伸手用指腹缓缓划过那热的快蒸腾的皮肤

"热吗?"

床上的男人似乎在灼热之中终于碰到了冰凉,被那比常人冰冷的指尖弄得浑身颤抖,似乎是受尽了煎熬,对方就是他的救命稻草,他挣扎着贴近那能缓解他灼热的手指,寻求解脱

"呵"

男人轻笑一声,握着的杯子的手举起,倾斜,把杯子里的水缓缓倒在对方灼热的小腹上,冰凉的水一触到皮肤,床上的人便开始不住的颤抖起来,小腹绷的紧紧的,腹肌紧缩,大腿不住的往一起并,扯的铁链响声剧烈。

把他嘴上的口塞拿下,口腔里分泌过多的唾液早就弄湿了他的嘴角,被蒙着眼睛剥夺了视觉,又加上一整天的痛苦折磨,欲望早就占领了一切理智,他顺着之前被触碰过的方向,咽了好几次口水,声音沙哑着

"沈巍……沈巍……给我……"

沈巍微微低垂的眼睛看他,带着笑意推了下眼镜,伸手缓缓把领带松开,凑近男人的耳边

"别急"

再血书我就卸载乐乎!!!👐看到这个巴掌了吗?马上就要出现在你们脸上!

【巍澜】段子校园版 (三)


赵云澜发现自己最近很爱看沈巍,以前他是那种除了篮球,对其他事物一向不感兴趣的人,从高一到高三,连班级的老同学都认不全,更别说这高三刚分了班,都已经两个月,他估计只能说上百分之30同学的名字。

但是最近他却观察起了沈巍,这个以前他很嫌弃的人,因为开学第一天的事,导致他对这人印象深刻,并且厌恶至极。

像他这样性子野不受管束的人是最讨厌这种一本正经规规矩矩的乖乖仔的,更何况这人还死脑筋,一点不懂变通,有一次赵云澜因为打篮球所以自习课迟了几分钟,对方就把他的名字写到了黑板上,赵云澜翻着白眼说

“喂,我就迟了几分钟”

对方推着眼镜还是老一套说辞

“第一,迟到一分钟也是迟,第二,别叫我巍,我们没有那么熟”

赵云澜气的真想一拳头挥过去,不过正巧老师进了门

“赵云澜你做什么?”

“嘿嘿……没什么老师,我挠痒痒”

说着就把举起的手放脑袋后面挠,嬉皮笑脸的

“黑板上怎么有你的名字?你又迟到!这节课去后面站着”

我靠!赵云澜气的脸都扭曲了,这书呆子小白脸肯定是看老子不顺眼,不然怎么三番五次这么对我!

然后还有一次,他作业没写,正巧这家伙又是班长又是课代表,收作业的时候赵云澜故意可怜兮兮的开口道

“我的作业忘带了,能不能稍微等等我,下午再把作业抱办公室?”

“不行,老师让这节课必须拿去”

其实大家都知道他们数学老师虽然严格但是没啥时间观念,就算下午去,只要沈巍随便说个理由老师都会相信,只可惜这个死脑筋根本转不过弯。

所以那次作业没做害得赵云澜扫了一周的走廊。

他跟沈巍可以说是水火不容了,幸好平日里他下课就往篮球场跑,要不然早就揍他了,不过这人貌似除了这种事,其他的并没有对他做过什么过分的事。

他也不知道自己最近这是怎么回事,自从上次对方给他讲题之后,他就越发爱盯着他,以前这人要是上课站起来回答问题,他压根听不见对方的声音,现在老师一提到他的名字,比叫他自己的名字还让他有精神。

后面的人用温和的声音回答问题, 他不是那种急躁的性格,温温吞吞的,让人听着很舒服,甚至以前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下课往后撞对方桌子靠在上面的时候,这人其实都会软软又小声的说一句

“你走开”

见他没反应才用笔盖戳他的后背,赵云澜咋舌,以前他怎么就没发现呢,他转过身笑眯眯又坦然的盯着他的脸

“对不起啊”

沈巍似乎没有想到他会道歉,竟然有点惊讶还有点紧张

“没……没关系”

“为了赔罪,我请你喝汽水”

“不……不用了……”

“没事没事,反正我买了两瓶”

“…………”

“好吧,谢谢”

说完,沈巍有点犹豫的接过他手里的苹果味汽水,然后低下头继续写作业,结果刚拿起笔就被赵云澜按住

“嗯?”

沈巍抬眼看他,赵云澜透过镜片看到那双无辜的大眼睛,赵云澜嘴上带着笑

“你怎么不喝?”

“我还不渴”

“可是你不喝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原谅我”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反正你不喝就是没原谅我”

“…………”

没办法,沈巍被逼良为娼一般,特别无奈的开始打开汽水瓶盖,喝了一口,然后咕噜咕噜的往下咽,赵云澜都快把他盯出个窟窿来了。

没错,这是赵云澜最近最大的爱好之一,看沈巍喝水,这人喝一口水能吞咽四次,平日里他要见到这种类型,肯定得说对方娘炮,大男人嘛,都是一口吞,分那么多次往下咽像什么样,多女气,偏偏沈巍这样做却一点也不娘,反而有种异常……啧啧……那个词怎么说来着,文雅中带着一丝性感。

赵云澜能清晰听到咕咚咕咚的声音,还有吞咽的轻微喘息,喝完之后他还会下意识舔舔嘴唇咂咂嘴,然后露出那种小动物似的茫然眼神,仿佛喝个水都失忆了似的,赵云澜有些欲罢不能的托着腮,直到沈巍开口

“赵云澜,上课了,头转过去”

赵云澜才迅速转过头,却不知身后的沈巍,耳根红了一片。

他最近看沈巍上了瘾,几乎是逮到空就观察人家,逼得沈巍最近都想躲着他。

下课了,赵云澜揽着沈巍的肩膀

“沈巍,要不要一起去商店?”

“不用……”

沈巍瞬移似的躲开对方的手,受惊似的

“别嘛~我请你吃棒棒糖”

说着强行把人架走。

第二节课下课

“沈巍,要不要一起去厕所?”

“不用……”

“别嘛~一起去嘛~我请你一包卫生纸”

“变……变态……”

沈巍落荒而逃

【巍澜】校园版段子(二)

赵云澜刚从篮球场上下来,浑身汗臭的倚着身后的桌子,把桌子倚的吱哇响,还没到三秒,后背就被戳了一下,他"啧"的一声转过头,只见身后的沈巍若无其事的正写着作业,压根没抬眼看他

"你戳我干嘛?"

沈巍依旧面无表情

"你刚刚撞我的桌子桌子太用力,害我写错了一个字"

赵云澜嘴角抽搐

"就他么一个字你就用手戳我,是不是个男人啊"

"用的是笔,不是手"

对方推了下眼镜,压根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我靠!!死书呆子!!油盐不进!!

赵云澜气的抓狂,翻着白眼,又倚着后面,然后又被戳了下

"又怎么了!我这次没用力!"

"你身上太臭"

我去………

赵云澜这边嘀嘀咕咕骂骂咧咧的,那边听到边上同学讨论

"自习课结束后下节就是数学课,昨天老师布置的那几道题做完了吗?"

"做了呀,又不是不知道老巫婆的性格,她布置的作业谁敢不做"

"做是做了,但是乱做的,题目太难了"

赵云澜这才想起自己压根就忘了还有作业这么一说,火急火燎的好不容易才把作业本给翻出来,之前他作业没做的时候老巫婆说要罚了一周不许去篮球场,他拼死求情,最后老巫婆答应,只要他这次布置的题写对,那就不罚他,一想到这里赵云澜赶紧用胳膊肘捅了捅同桌

"欸!作业借我抄抄!"

同桌把本子掏出来犹豫道

"给你抄倒是没问题,就是不确定对,都是乱写的,这次题目太难"

"那就没有会写的?"

"有…喏,你身后就有一个"

赵云澜转头,身后的人低眉顺眼,正认真的看着书

"别说这些,听说他连高三的题都会解"

赵云澜有些抵触,但是也就是两秒钟之后,立刻笑眯眯的趴在对方的桌边用小狗眼看他

"沈巍,求你件事呗"

沈巍从镜片下瞥他一眼,然后注意力重新回到书上

"说"

"嘿嘿,你数学作业给我抄抄呗"笑成花

"不行"  冷淡

"求你了" 恳切

"不行" 冷漠

赵云澜没了耐心,伸手把对方的书抽走

"会长大人,我可是好不容易求你一次"

你以为谁想跟你这种书呆子讲话,真无聊

"把我的书还给我"

沈巍皱着眉伸手去抢,赵云澜故意身体往后缩

"嘿嘿,不给不给就不给,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给你"

这书呆子看起来文绉绉的,力气还不小,赵云澜觉得自己的手腕都快被掰断了,眼看就要敌不过,把书扔了过去

"算了,还给你好了"

书被扔过来,蹭到沈巍的眼镜,眼镜一下子从鼻梁上掉了下来,一时间,视线有点模糊,沈巍茫然的睁着眼睛眨着半天,却看着眼前的人在盯着他发呆,那一脸的不可思议表情,像是发现了什么新事物

"你干嘛"

沈巍把眼镜重新架到眼睛上

"……没什么……"

赵云澜跟灵魂出窍似的缓缓转过身,刚转过身,后背又被戳了下,这次倒是没火气,身后传来男生温和又疏离的声音

"虽然我不会给你抄,但是你不会我可以教你"

"………嗯……好……"

赵云澜难得乖乖的捧着本子转过身,沈巍翻翻对方的本子,看到一片空白微微皱眉

"居然连一页都没写…你真是……好了,你好好听着"

"…嗯…"

"这个x&★@∞*%………"沈巍低头看着本子一边讲着,一边觉得有点奇怪,抬眼就对上少年直勾勾的眼神

"讲题你盯着我干嘛……"

"沈巍……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很好看…"

【段子】巍澜校园版(一)

赵云澜第一天开学就非常倒霉,先不说他的自行车在半路坏了,跑去站台还没赶上公交车,等他终于到了学校时,正好迟了一分钟,门口检查的训导主任已经走了,赵云澜想着总算是幸运了一次,正准备偷偷溜进去,就听见有个温和平静的男声开口

"同学,你迟到了"

赵云澜转头,见有个男生坐在门口的桌子上,正拿着笔划着签到本,赵云澜赶紧一个急步上前,按住对方的笔

"嘿嘿,这位同学,我就迟了一分钟,这还算迟到吗?"

男生根本没有抬眼看他,推开赵云澜的手平静开口道

"迟一秒钟都算迟到"

死古板的书呆子,赵云澜翻了个白眼,又重新换上嬉皮笑脸的笑容,跟人好说歹说,最后对方终于抬眼看他一眼,冷漠的开口

"一节课45分钟,迟到一半就算缺席,你现在已经迟了15分钟"

"我靠!!"

赵云澜甩起书包就往教学楼里冲,一边跑一边冲身后比了个中指

"书呆子你给老子等着!"

最终,赵云澜这节课还是没上成,因为他迟到十五分钟还火急火燎的跑进来打扰了老师声情并茂的讲课,那老师看着他,又皱了皱眉毛

"你们两个,去后面站着"

"沈巍,虽说你是学生会会长,学校的工作要做,但是也不能把自己的学业丢了吧,你是个学生,不是…"

下面的话赵云澜没听清,只是诧异,两个?哪来的两个?

他转头,看到了那个在门口拦他的书呆子背着书包就站在他身后,低垂着眼睛,想说什么又没开口,赵云澜顿时觉得冤家路窄。

两个人都站到了后面,赵云澜一副鼻孔朝天满不在乎的神情,旁边的书呆子低着头抿着嘴一副犯了罪的表情,赵云澜越想越气,要不是因为这家伙他也不用上学第一天就罚站

"喂!"他小声道

"……………"一言不发

"喂!"赵云澜不耐烦的又开口一句

"……………"依旧无声

"喂!你聋啦?"赵云澜彻底抓狂

那男生一边慢悠悠从书包里掏出书,一边终于才小声开口道

"我们不熟,叫我沈巍就行"

赵云澜"…………………"

你们就说我的评论还能看吗??清一色血书,干嘛啊你们这群人😂

【zyl∞】璧月羞花

❤私设,青梅竹马,扮猪吃老虎,年下攻

❤ABO,腹黑攻&傻白甜受

❤ooc,天泽#alpha  地坤#omega

花无谢8岁的时候,连城璧5岁,他小时候长得糙的很,家室又显赫,所以是那处出了名的小霸王,没人敢招惹,而连城璧是个没爹的孩子,从小体弱多病,长得又白又瘦弱,个子也比同龄人更矮,跟个豆芽菜似的,所以没什么人愿意跟他玩,甚至有一些大一点的孩子,还会骂他是个克死他爹的病秧子。

花无谢不知道为他跟别人打过多少次架,这小孩从小就是文静内向的类型,有什么都憋在心里,被别人欺负了也是默默忍着,但是花无谢就完全忍不了,往往把那群欺负人的家伙打的鬼哭狼嚎回家找娘。

所以那时候连城璧非常喜欢黏着他,整天张口闭口的"无谢哥哥"花无谢说"璧璧,等我长大后分化成alpha,我一定把你娶回家,好好保护你"连城璧还不懂娶是什么意思,就知道这是个了不起的承诺,于是抿着嘴点点头,眼神里全是欣喜。

再后来,他们都慢慢长大了,连城璧终于不再是个小豆芽,他有着极高的习武天分,不出几年就跟花无谢一般高了,不过在花无谢心里,还是把他当成小时候那个小豆芽。

花无谢开始接触了更多新的东西,看到新的事物,但是连城璧除了习武以外,其他方面依旧跟小时候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比如,当花无谢对折腾那些新鲜的发明有兴趣的时候,对方跟着他,他对射箭有兴趣的时候,对方还是跟着他,他对习武有兴趣的时候,对方还是跟着他,他就像个小尾巴似的黏在他身后,终于当他开始对姑娘有兴趣的时候,终于无法忍受连城璧的跟从了。

那日他正跟徐家的小姐在河堤约会,这边刚牵上小姐的手,那边就看到连城璧跟在他身后的一棵大树后,眼睛直直的盯着他,他初次约会,正手足无措,被这么一看,更觉得尴尬,于是有点恼怒的冲过去,压低了声音问

"你怎么来了?"

连城璧似乎对他的质问有点慌张,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

"你…你一个人出来…我不放心…所以想跟着保护你"

不放心?谁保护谁阿?花无谢有点无语,但是看对方那副没脾气怯怯的模样又不忍苛责,所以想了半天才开口

"城璧,你看河的对面有好多花,你去帮我摘一点好不好?"

连城璧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起花,但是还是看了看河对面点了点头,支开了电灯泡,花无谢总算可以跟小姐继续安心的散步,他是个性格开朗的人,没多久就逗得女孩子含羞带笑,心情好的不得了。

两个人扯着衣角,手慢慢的靠近,最后牵到了一起,花无谢笑的眼睛都弯了,接着他听到河对面有人喊

"无谢哥哥…"

他抬眼,河对面的少年正捧着一束粉白的雏菊高兴的喊着,笑容美好

"你看这里的花真漂亮"

花无谢握着手中的柔夷,一只手放在嘴边,微笑着大声冲对方喊

"城璧,你先回去吧,我们都长大了,以后,别再跟着我了,你也该跟自己喜欢的女孩约会了"

说着,把身边小姐的手握得更紧了些,可能是因为阳光过于强烈,花无谢没有具体看到河对面那人的表情,只知道他楞楞的站了好久,松开了手里的花,然后缓缓的转过身去,不知怎么,那背影竟有些落寞,但是花无谢只顾着身边的美人,也没心思想的多。

没有了连城璧,那天的约会依旧没有很顺利,他去摘花给对方的时候,徐家的小姐被树上掉下来的马蜂窝砸中了脑袋,晕倒了不说,还被蛰了满脸的包,差别毁容,徐家老爷夫人大怒,自家的独生闺女就因为赴了花无谢的约,就变成这幅德行,他们把花无谢剁了都难抵心头之恨。

但是又碍着这花家在京城的地位名扬,花家世代为官,花无谢的哥哥又是家喻户晓威风赫赫的大将军,不是他们能惹的起的,不过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因为徐姑娘被蜜蜂蛰,花无谢心里愧疚的不得了,他一个人去又不安心,想拖着连城璧跟他一起去,可是这人已经消失了两天,没办法,花无谢只好去他家找他。

连城璧正在山庄里练剑,看他来了也没有停下,更没有说话,花无谢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来回转一边心慌着

"城璧…城璧…我有话跟你说"

连城璧视若无睹,练了好一会才停下来,伸手擦拭了下额头的汗水,去边上的石桌上拿着杯子抿了口茶。

"你怎么来了"

虽然跟他说话,但是却没有看他,花无谢看他这样有些焦急

"你最近怎么都没去找我?"

连城璧依旧面无表情,把杯子里的茶喝完

"是你说的,我们都长大了,以后,没有必要总是黏在一起"

花无谢听这话顿时哑口无言,尴尬又心虚,这是他亲口说出来的话,没想到被连城璧都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不过他是个没皮没脸的人,想了一会立刻又黏糊糊的凑过去开始耍赖,说什么自己当时只是一时兴起,他怎么会抛弃自己最好的朋友呢,两三下哄的连城璧心软了下来,并且答应了他的请求。

当花无谢第五次带着连城璧徘徊在徐家门口,要求进去探望徐姑娘的时候,徐家老爷夫人走了出来,花无谢刚准备开口,徐父徐母相视一眼,接着面对花无谢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花少爷,您就放了小女吧,我们就这一个闺女,实在受不起花家的恩泽"

花无谢一边惊慌失措的把人扶起来,一边说着

"这,伯父伯母你们这是做什么,无谢受不起,快起来快起来"

徐家两位老泪纵横

"花少爷,您要是不答应,我们就长跪不起"

花无谢一边惊慌失措的把人扶起来,一边说着

"这,伯父伯母你们这是做什么,无谢受不起,快起来快起来"

徐家二老老泪纵横

"花少爷,您要是不答应,我们就长跪不起"

纵使平日里花无谢再没心没肺,见到这种场景也会手足无措,把二老扶起来之后一时间竟不知怎样开口,尴尬的要命,想的半天,只能讷讷的

"我…对不住徐小姐…"

旁边的连城璧看他这幅模样,皱紧了眉头冷声说了声"告辞",过去一把把无措的少年拉走。

后来,花无谢就再没有跟那位徐小姐有所来往,像是受了打击似的,好一段时间都窝在家里,或者就是去连城璧的山庄跟他一起练剑,不过这人老实不了多久,没心没肺,心比天大。

虽然还没有分化,但是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天泽,四处撩那些柔柔弱弱的姑娘少年,这不,又招惹了李家的大公子,那李家的公子是个地坤,长得就跟个姑娘似的,身娇体弱易推倒,花无谢把人当成了姑娘,后那公子羞愤难耐要死要活。

花无谢又赶紧解释自己不在乎性别,两人终于做了朋友,于是约着最近的烟火大会晚上一起凑凑热闹,结果晚上人太多,两人竟然在人流中走散,幸好李公子有管家跟着倒是没什么。

倒是花无谢被人流冲的乱了方向,正急得不行的时候,看那亭子里坐着个熟悉的影子,走过去一瞧竟是连城璧一个人正倚在亭子边看着烟火,花无谢总算找到了救命稻草,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哎,你怎么也在"

连城璧转过来看一眼他也没什么惊讶的表情,声音并没有什么起伏

"怎么,我不能在吗"

花无谢笑道

"你这么不懂情趣的人,我还以为在这种时候还是在家看书习武呢"

连城璧听他的话也没有恼怒,他这种性格也不是一天两天,花无谢也不是第一次说他无趣了,连城璧没有看他,转过头继续看着天,眼睛里似乎有思绪万千,花无谢见他不想说话,也没有再调侃,于是坐下来跟他一起看着天,一时间两人无言。

"你说,承诺能维持多久,喜欢又能多久"

连城璧突然没头没脑的开口,他没有看花无谢,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花无谢转过头看着他,面前的少年眉眼分明,五官俊郎,眼神稳重又平静,花无谢突然发现这个比自己小了三岁,从小跟在自己身后的少年竟然变成了男人的模样,他笑着开口

"承诺是永久的,喜欢是会改变的"

连城璧突然露出些苦笑,似自言自语一般

"我们都没做到"

花无谢没听清楚,脸凑过去

"什么"

连城璧看了一眼那张脸,又迅速躲闪了目光

"没什么"

烟火大会的第二天,花无谢就收到了消息,李家公子在昨天晚上,被王家少爷标记了,花无谢气的脸颊发红,以为李公子被强迫,准备去王家算账,结果被下人阻拦,才得知人家两人是你情我愿,而他不过就是个被迫做了人感情的催化剂而已。

他真是倒霉,花无谢有气无处发,当天晚上一个人在屋顶上坐了好久,后来一不小心睡着了,第二天竟然躺在自己的床上,身上还披着连城璧的外衫,他楞了下,继续颓废了几天。

再后来他的愈合能力越发强大了,天生就爱美人,没法不招惹美人,只是像中了邪似的,只要被他招惹的美人必定会倒霉,黄家的姑娘跟他逛次集市被狗咬了,风家的公子跟他喝杯茶被二楼掉下来的花盆差点砸破脑袋。

巧的是黄姑娘被狗咬的时候他正在给对方买簪子,风公子差点被花盆砸的时候他正巧去结账,都是他不在场的时候,花无谢郁闷,回家跟连城璧诉苦,连城璧正在看书,面无表情的

"只是巧合,或许你还没有遇上对的人"

花无谢勉强相信,叹了一口气托着腮看连城璧

"希望你将来千万别像我这样倒霉,一定要遇到个真心爱你的才好"

连城璧的眼睛终于不再盯着书,而是心情复杂的看他一眼

"希望如此吧"

花无谢一直没有分化,倒是长得跟小时候越发不同,小时候虎头虎脑的还有点糙,而现在面若桃花,美目流转,越发精致漂亮起来,他自己没什么感觉,倒是盯着他发呆的人越来越多。

下人们纷纷讨论

"有没有觉得二少爷越发俊俏了"

"是啊是啊,真是比大姑娘还漂亮呢"

"真不知道以后是怎样的人能配得上他"

"也不知道他会分化成天泽还是和风,或者是…"

"呸呸呸,可不敢乱说!花家所有的男人可都是天泽"

"但是…二少爷他…"

"喂…连公子来了…"

"连少爷万福"

连城璧看她们一眼,停顿几秒也没有说话,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帮婢女看着男人修长挺拔的背影讨论起来

"连少爷肯定是个天泽"

"是啊是啊,他的气质就是天泽的气质啊"

"欸,这样的少爷不知道以后会看上哪家的姑娘公子"

"反正看不上你"

"哼,也看不上你"

几个婢女互相调侃发出笑声,不知主子各有各的忧愁。

花无谢情路坎坷,后来又遇到了皇帝的女儿明悦公主,公主可不信这个邪,她从第一次见到花无谢就对他有好感,花无谢也挺喜欢他,于是两人顺理成章开始交往,约会好几天相安无事,看来公主跟一般人就是不一样,天生自带可以克这些乱七八糟霉运的龙血。

两个人顺利发展到牵手亲吻,第一次跟人亲吻,只是公主主动在他脸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口,虽然并没有那种心脏狂跳的感觉,但是起码证明他并不是个倒霉鬼,还是可以跟别人在一起的。

当天晚上花无谢高兴的几乎睡不着,结果第二天,天还没亮就接到了宫里传来的圣旨,花无谢凌晨才闭眼,正困得不行,懵懵懂懂,把衣服胡乱套上就赶紧去正厅跪下来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花家二少爷花无谢,从此以后不得接近公主,若抗旨,格杀勿论"

简单直接,连句废话都没有,花无谢瞪大眼睛,也顾不得身上的衣服都没穿整齐,赶紧爬起来问公公

"李公公,这是为何?我花无谢做了什么,为什么以后不能再接近公主,发生了什么"

李公公第一次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别人

"花少爷先接了旨再说"

花无谢神情复杂,最后咬咬牙接过旨

"公公,我只想知道原因!"

李公公叹了口气,小声的凑过来开口道

"昨晚公主的头发被贼人给剃了,又加上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是您喜欢的,无论姑娘公子,一定会遭遇祸事,所以皇上大怒,幸好碍于花家世代良辰,花将军又刚平定西北立了战功,所以皇上才没有怪罪,但是啊,估计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公主了"

花无谢听到这大霹雳顿时腿软一屁股蹲在地上,苍天啊!我花无谢怎么会这么倒霉!难道真的要我孤独终老吗!!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花无谢都有想出家的冲动了,他发了一整天的呆,当天晚上,跑去无垢山庄,连城璧不知道去哪里了,所以他就一个人坐在对方的房间里喝着闷酒,一边喝一边自言自语

"老天,我花无谢到底做了什么你要这样惩罚我…"

"呜呜…我承认我小时候喜欢欺负人…我承认我还剪过隔壁姑娘的头发,我也承认老祖宗花园里的那朵牡丹是我摘了去,还诬陷给了大哥…呜呜…我错了…我不该做那些坏事…"

"老天爷,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不想孤独终老…呜呜呜…"

"呜呜呜…我要剪了这三千烦恼丝出家做和尚…"

"呜呜呜…连城璧你个混蛋怎么还不回来……"

点开吃肉  

评论有备份

【zyl∞】罗浮生&鬼面《别开生面》

爱上了居老师的水仙系列(ಥ_ಥ)

私设:鬼面因为能量失去而酝酿出的黑气有蛊惑人心的作用,不会失去神智但是可激发人最原始的欲望。

正文👇

打开  

评论有备份

【zyl∞水仙】连城璧&花无谢(一辆车)

本人对水仙兴趣太大…所以写了个肉自己解渴,有兴趣可以看看~

点开这里  

评论有备份

【巍澜】梦想成真(ABO/车)

❤剧版改编,ooc算我的

❤ABO(只爱写肉,你们懂得,依旧跟随剧版某些情节往下走,不多解释,你们能看懂

❤私设:不容易发情伪装成A的omega跟一般情况下性冷淡没啥味道的被误以为O的alpha。

★前篇:
点开  

❤本章: 点开  

如果点不开请看评论